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被背弃的信仰  

2009-08-14 17:55:47|  分类: 原创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(魔兽停服搞到我冇咩野做,就写左依篇野。睇过既,比D意见啦。)

    “德古拉!异教徒已经到城下了。”纳多在门外大喊。

    “等等我!”满身披挂的德古拉应道,他回过头,在妻子额上印下一吻,深情地说:“等我,亲爱的。”说罢,抓起身边的长枪转身离去,留下他美丽的妻子,坐在空旷的房间里,泪流满脸。

    德古拉飞奔出门,跳上他的战马一路疾驰,很快来到城墙。周围弥漫着一股血腥味。纳多已经将守护骑士集结在城门不远处,等待着德古拉将军。德古拉飞驰而至,对纳多叫道:“辛苦了,我的弟弟。”“不客气,哥哥。”纳多说。

    “骑士们,异教徒已经冲到了我们的家门口,他们亵渎了主的光辉。”德古拉转向集结好的守护骑士队伍喊道,“现在,举起你的剑,为信仰而战!上帝保佑你们!”他举起手中的长剑,一扯缰绳,战马人立而起长嘶一声。

    “出发!!”

    巨大的城门发出轰然巨响,慢慢的打开了,吊桥“碰”地砸在护城河的对岸。德古拉一夹马腹,带头冲出。马蹄践踏着地上的鲜血和尸体,垂死的敌人和战友低吟着。德古拉一剑划开一名敌人的背脊,鲜血溅在他的脸上,他感到了一股快感,来自杀戮的快感。守护骑士的队伍结成一个尖锥,狠狠地插入土耳其人的步兵队中,所过之处血流成河。

    德古拉反手砍翻一名敌人,抬头四顾,视线里已经没有了敌人步兵的踪迹,只有一片空旷的平原。他们贯穿了敌人整个步兵方阵,每个人的盔甲都沾满鲜血。这些穿着长袍的土耳其人根本挡不住他们的骑士长剑。“骑士们,让这些举着弯刀的魔鬼滚回地狱去吧!”德古拉高举长剑大喊。

    远处腾起一阵烟尘,雷鸣般的马蹄声传来。纳多眯起双眼,只看见了飞扬的尘土中偶尔露出金属的反光。德古拉一把拉过一个眼尖的骑士,问:“尼尔森,你看到了什么?”尼尔森看了一阵,说:“应该是重装骑兵,不会太多,一百人左右。”德古拉回头看看身后七百名守护骑士,哈哈大笑:“区区一百骑兵,就算他们穿得像铁桶也没用。上吧,勇士们,主在注视着我们。”

    德古拉和纳多带头纵马向前,守护骑士们结成一个三角阵,向着敌人冲击。土耳其重装骑兵挥舞着巨大的连枷,加快了速度。两道铁流狠狠地撞在一起。纳多一枪刺入一个骑兵的喉咙,枪刃却被盔甲卡住了。他狠狠地踹了尸体一下,想把枪尖拔出来。忽然“扑”地一声,一个箭头从纳多的战马的脖子上穿了出来,还一闪一闪地泛着蓝光。纳多一惊,战马嘶叫一声,跪倒在地。他跳到地上,拔出自己的长剑,大声喊:“有埋伏!”弩箭的破空声越来越密集,,不停地有守护骑士中箭倒下。远处的尼尔森好像听到了什么,转过头来,一支箭飞来,“扑”地扎入他的胸膛。

    德古拉快马跑过来,一把将纳多拉上马。纳多看到了许多穿着长袍的弩箭手,杀声震天。“一匹马没有办法载上两个骑士的。”纳多大声地对德古拉说。德古拉回头,大喊:“是的,所以你要帮我照顾母亲和莉莉娅。”说罢,跳下马,一剑刺在马臀上。战马长嘶一声,飞奔而去。留下德古拉,被敌人包围的身影。

 

    城门,夜深了。

    莉莉娅在礼拜堂里,跪在耶稣像前,焦急地祈祷着,希望德古拉能平安回来。“主啊,请您保佑您的卫道者吧,保佑他顺利战胜魔鬼,胜利归来吧。”“笃笃笃”急促的敲门声响起,仆人在门外焦急的低声叫着:“夫人,夫人……”莉莉娅连忙跑过去,打开门,问:“什么事?是德古拉回来了吗。”“是纳多少爷,德古拉少爷他……”仆人顿了顿,“……没有回来。”“快,带我去见纳多。”莉莉娅说完,跌跌撞撞的跑了。

    纳多绑着绷带,躺在床上。他在回城的途中遇到追兵,中了两箭,幸好不是要害。医生和牧师站在床边,他的母亲紧张地看着他。莉莉娅跌跌撞撞地撞了进来,推开牧师,跪倒在床边,紧紧地抓住纳多的手,却已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。纳多缓缓地说:“我们中了埋伏。莉莉娅,很对不起,我……哥哥他……”未等他说完,莉莉娅已经泣不成声,嘴里念着:“不会的,不会的,不会的……”纳多也很伤心,说:“也许德古拉只是被俘虏了,他……”母亲的眼神制止了他说下去。纳多一声长叹,躺在床上闭上眼,眼角滑出两颗泪珠。母亲也搀扶起痛哭的莉莉娅,吩咐仆人将她送回房间。

    “哗”,一桶冷水泼到德古拉的头上,将他浇醒了。地上水渍淋漓,不知道是第几桶水了。德古拉赤裸的上身布满鞭痕和烙痕。“好一条硬汉啊,居然挺了这么久。”一个光头大汉走进地牢里,看着德古拉说。“你这个恶魔!”德古拉说,他已经被折磨得有气无力。“哈,想不到我阿卜杜拉也会被人叫成恶魔,还是一个将要进地狱的人。”阿卜杜拉说。“要进地狱的是你,恶魔。”德古拉狠狠地说。“算啦,无谓跟你计较,就算你不肯说出城防布置,我也有办法攻破这座城市。”阿卜杜拉挥挥手,“把他带下去吧。另外找几个人潜入城里,说德古拉将军已经牺牲了。”阿卜杜拉看着德古拉,摩挲着自己的光头“相信你对观看废墟很有兴趣。”

    当晚,土耳其斥候混入了城里,散布谣言。德古拉家的老仆人在市集里听见了,连忙回家。老仆人急急忙忙地跑到花园里,找到了坐在摇椅上发呆的老夫人。“不得了啦不得了啦。”那仆人说。老夫人问:“什么事不得了啊?”“市集上有德古拉少爷的消息了……”“德古拉怎么了?快说。”“市集的人说……”老仆人凑近去,压低声音说,“德古拉少爷已经死了……”夫人一惊,手中的茶杯摔碎在地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。仆人连忙蹲下去收拾。谁也没注意的,是长廊转角一个裙裾翩飞的身影。

    莉莉娅在花园偷听到了德古拉已牺牲了的消息,悲痛欲绝。她独自走到城墙上,看着城门外那丈夫厮杀过的、充满了血腥的战场,心中充满悲戚。德古拉已经死了,这世界还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 主啊,您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卫道者吗?

    莉莉娅闭上眼,纵身一跳,跳下了城墙。

    风,好像在悲鸣……

 

    “嘿,醒醒吧。”一个裹着长袍的士兵叫醒了牢房里的德古拉,“将军想和你共进早餐。”德古拉彻夜未眠,双眼通红。“带我去。”他对士兵说,声音沙哑。

    德古拉在一个华丽的帐篷里见到了阿卜杜拉时,这个光头将军正在吃一块鲜血淋漓的肉。“吃生肉可以保持我的战斗力,坐吧。”“你真是个恶魔!”德古拉对阿卜杜拉说。“哦,还是说你对游览废墟的兴趣比较大。”阿卜杜拉笑着,牙齿上带着血丝,“你的妻子已经死了,听说还是个大美人呢,可惜了。”

    晴天霹雳,德古拉当场愣住了。“很意外,对吧?”阿卜杜拉自顾自地说着,没有察觉德古拉的异样。“你说,莉莉娅死了,对吗?”冰冷的语气。阿卜杜拉察觉到了什么,抬起头来。德古拉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,操起一把餐刀,刺向他的脸。阿卜杜拉一惊,两手捉住德古拉持刀的手,门外的卫兵已经跑进来了。“去死吧,混蛋!”德古拉的手挣脱了阿卜杜拉,餐刀刺进了他的眼珠。德古拉拔出阿卜杜拉的弯刀,砍翻了进来的卫兵,冲了出去。他在帐篷外砍翻了看马的士兵,抢了一匹冲出了营地。

 

    又一个日落。

    一个人骑着马向城门跑来,防守士兵大声喊道:“什么人,停下!”“我是守护骑士德古拉,快开门!”士兵被他吓了一跳,德古拉不是已经死了吗?倒是城防的小队长认出来了,连忙叫其他人开门。德古拉进了城门,小队长刚想问个究竟,德古拉已经飞奔而去。

    德古拉冲进了自己家门,老夫人一见,大喊:“天啊,德古拉你……”未说罢已经晕了过去。老仆人跑过来,说:“少爷,你……”“别说了,莉莉娅呢?”“夫人她……在礼拜堂。”看着仆人欲语还休的样子,德古拉心里“崩”的一下,仿佛有些东西断了,他马上跑着去礼拜堂。

    德古拉撞开了礼拜堂的门,却看到了妻子的尸体静静地躺在祭台上。他惊呆了,一步一步,慢慢地走过去,跪下。蓦然间,这个卫道者仰天长啸,泪珠滚滚而下。

    “为什么?!”他拔出腰间染满鲜血的长剑,“为什么?!”

    “究竟是为什么?!”长剑刺穿了洁白的神像,鲜血画出鲜红色的线

    “主啊,我努力清剿异教徒,只为我主的荣光照耀更多的土地!为什么我的爱人,不能分享我的爱,要堕入地狱!回答我!!”

    “我信仰你,你却放弃了我!我发誓,永不再信仰你,永远与你的教徒未敌!”

    他举起祭台上一只银酒杯,接了剑刃滴落的鲜血,一饮而尽。

    “我现在以我,德古拉的灵魂起誓!我现在会死去,但我可以重生!我要以血为食!用尽邪恶与黑暗的力量来与你抗争!哪怕永不超生!!”

    惨白的闪电在黑暗的天空上划过,狂风开始呼啸。他的双眼变得血红。他一挥手,华美的画满圣像的玻璃破碎了,他身后漆黑的披风随风扬起。随即,披风化作漆黑的恶魔的双翼,鼓动着,挥舞着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3)| 评论(4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